2010年11月30日 星期二

2010 歐吉桑的雙北挑戰二日行

DSC_5482

2010年5月11在facebook上看到挑戰雙北圓夢行吸引的我的目光 。

自從2年多前完成單人環島13天後,心中一直計畫著有朝一日完成三橫一豎 -中橫 .北橫. 南橫,這其中北橫是最容易的,計畫找個時間來個北宜+北橫, 然而畢竟難度頗高 ,心想騎完北宜我還有體力騎北橫嗎?

2010年8月24日 星期二

二○○六全球最佳主廚之一 江振誠:沒經過挫折的熱情沒有價值

看到這篇文章非常有感觸尤其是這三句話
面對成就:成功很難,不斷成功更難
不能通過挫折考驗的熱情,沒有價值

面對挫折:只要是對的,就跟牛一樣一直做
clip_image001
江振誠只有高中畢業,但他是印度洋上六星級飯店的主廚。他沒有上過一堂法文課,但他的履歷全是用法文寫成。
料理沒有國界,只有詮釋方式的不同。江振誠如何以一個台灣人的身分,做出全世界都感動的法國料理?
印度洋上的六星級飯店Maia,是個私人小島的渡假村。客人多是歐洲皇室或富豪,到渡假村要先坐私人飛機到小島,再轉搭直昇機到渡假村。島上只有三十個房間,最多不超過六十個客人,每晚住房新台幣十五萬元起跳。
鏡頭繞到廚房裡,穿著白挺的廚師服忙來忙去的,多是金髮白膚的西方人,當中有個唯一留著黑髮小平頭的高大亞洲人,他是Maia的主廚,Andre Chiang
Andre Chiang二十歲就是間五星級法國餐廳的主廚,曾經兩次被《時代》雜誌報導為印度洋最偉大的料理,Discovery頻道「二○○六亞洲十大最佳青年主廚」、頂級餐廳指南《Relais and Chateaux》「二○○六全球最佳一五位主廚之一」
Andre Chiang有個中文名字,叫江振誠,今年三十一歲,是在台北士林長大的台灣人。
面對理想:同學去玩,他去上班
這不是一個天才廚師的故事。
小時候,江振誠並不是生長在一個富裕的家庭。但是曾經在日本的中國餐廳工作十年的江媽媽,燒得一手好菜。
江振誠在學校裡,便當永遠是最大、最豐富的。江媽媽絕對不蒸便當,都是吃飯前三十分鐘,她在家裡馬上炒,騎摩托車送到校門口。
每天吃飯的時間,就是江振誠最滿足的時候,「料理是一個東西Complete your day,讓你覺得今天是很完整的,是一個最原始的感動,這是讓我想當廚師的原動力,」他說。
江振誠從十三歲就在各大飯店打工。高中時,江振誠念的是餐飲管理,每天下午四點下課,他跟同學坐同一輛公車到台北北門。但江振誠總是先下車,因為他是要到希爾頓上班,同學是要去西門町玩
前後在希爾頓、亞都麗緻工作的歷練,江振誠二十歲當上西華法國餐廳的主廚,是有史以來台灣最年輕的法國餐廳主廚。
他對自己的專業有無比的熱情,極富創意和品味,」西華飯店總經理夏基恩(Achim V. Hake)對江振誠印象深刻。
命運在他二十一歲那年來扣門。
當時,西華每年有一次到二次,會請法國有名的廚師來做示範。江振誠想盡辦法邀請當時南法最偉大的廚師Jacques & Laurent Pourcel兄弟來台灣,Pourcel兄弟過來之後,江振誠跟他們共事十天。
十天過後,Jacques & Laurent Pourcel就問江振誠,「你要到法國嗎?」江振誠也什麼都不怕地就說,「好啊!」
當時江振誠一句法文也不懂,Jacques & Laurent Pourcel一句英文也不會講,都是靠翻譯溝通。
但是江振誠覺得自己可以勝任,沒有什麼事情做不到。「在台灣人家說你很棒、你做得很好,你習慣了這種掌聲,」江振誠說。
江振誠不知道接下來還要做什麼,要往上爬到哪裡?「在台灣,如果我二十歲是這樣,那我三十歲要做什麼?接下來是很有限,沒有太多往上再突破的機會,」他思索著。
江振誠把摩托車賣掉,所有的積蓄十五萬帶在身邊,重新開始。 到了法國,江振誠每天工作十六到十八個小時,只睡三到四小時。第一年一毛錢都沒有,只有個睡覺的地方,沒有冷氣,沒有暖氣。江振誠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上班,因為一休假吃東西就要靠自己。
工作上辛苦之外,壓力最大的是在Jacques & Laurent Pourcel旁邊,有太多的精英。能進到這間米其林三顆星餐廳工作的人,都是千挑萬選精英中的精英,「我根本連洗菜都洗不過人家,」江振誠說。
江振誠是唯一的亞洲人,其它全部是法國人。所有的人都在看,為什麼這個黃皮膚的人可以在這裡工作?他有什麼能力在法國工作?
上班的時候,主廚已經罵到臉紅脖子粗,但是江振誠一句話也聽不懂,主廚已經捶桌子了,但他還是聽不懂。「你很急,你就快崩潰了,但是你還是聽不懂,他要什麼你不知道,我覺得那是最可怕的,」江振誠說。
那一年,江振誠瘦十六公斤,他吃得很多,但是精神的壓力,讓人瘦得很快。
面對成就:成功很難,不斷成功更難 當所有法國人都用異樣的眼光在看江振誠時,Jacques & Laurent Pourcel的感受比江振誠更大,但他們從來沒有說過要江振誠走路。
他都沒有放棄了,為什麼我先放棄。他都沒有說話了,我怎麼可以說,我不想做了,」江振誠說。
從法國人身上,江振誠學到一件事。Jacques & Laurent Pourcel在南法一個小鎮長大,十五歲學做菜,二十三歲開這個餐廳,十年後他們是南法最偉大的廚師,《米其林指南》有史以來最年輕的三顆星法國餐廳主廚,這是全歐洲廚師的最高榮譽。
但到現在為止,Jacques & Laurent Pourcel也是一天十六小時待在廚房中,做他們十年前在做的同一個動作,「成功很難,不斷成功更難,你可以看到他們引以為傲的堅持,」江振誠說。
五年的磨練過後,二十六歲的江振誠晉升主廚,代表Jacques & Laurent Pourcel到東京、曼谷、新加坡、上海開系列法國餐廳,負責籌備、訓練人員。
帶領一群比他年紀大、資歷比他久的世界廚師做法國菜,江振誠除了能說四國語言(中文、日文、英文、法文),更重要的是廚房沒有太多其它的情緒,只有「專業」二個字。「今天這個菜好不好吃,是騙不了人的。不管你有五年、十年、二十年經驗,東西一炒出來,馬上就知道,」江振誠說。
面對挫折:只要是對的,就跟牛一樣一直做 可以說江振誠很幸運,躍上國際舞台,似乎就是機緣巧合。二十一歲的他一句法文都不會,就被Jacques & Laurent Pourcel欽點到法國工作。
但在這之前,江振誠已經有近十年的廚房經驗,他每天打二份全職的、八小時的工
Jacques & Laurent Pourcel來台灣時,要江振誠早上五點來,他就五點到,工作到隔天早上,沒有一句怨言。
「我一直不覺得我是個天才型的人,我很努力,非常努力,」江振誠形容自己,「我是金牛座的人,很固執,自己認為是對的,就一直做,跟牛一樣。」
機會來時,江振誠不會先想這個工作是不是很辛苦,能帶來什麼回報,只要他覺得這件事是對的,他就做。「不能通過挫折考驗的熱情,沒有價值,」這是江振誠最喜歡的一句話,「每個人都有想做的事情,都有自己的理想,但不是每個人都能通過挫折的考驗。
現在江振誠每一、兩年才回台灣一次,每次回來只待一個禮拜。但台灣對他而言,是永遠的家,就像回到小時候,喜歡吃的東西還是蚵仔煎、甜不辣,「那些感動是不會變的,讓我充滿電,然後再出國,」江振誠說。
料理沒有國界之分。料理在不同國家,是當地生活的一部份,是在地的歷史、文化、態度跟溝通語言,「好吃的料理是沒有界限的,只是用不同的語言來解釋同一個字,」江振誠認為。
下一步,江振誠希望回掌歐洲市場,在法國料理的家鄉,做出連法國人都拍手叫好的料理。
[作者:陳名君 出處:天下雜誌 375期 2007/07]

2010年6月19日 星期六

無聲勝有聲的業務人生-全台灣唯一一位聽障房仲業務員

對於銷售普遍的認知都是良好的溝通表達能力與傾聽能力,然而王皓的故事卻顛覆了這樣的思考.我就住在

文山區一壽街走出巷口就是木新路,距離台灣房屋佈道5分鐘,木新市場也是老婆最常去買菜的傳統市場,看到

這篇報導問太太知道王浩嗎?

知道阿!每次去買菜都會看到他ㄚ!!他真的很努力喔!!

以前從事壽險外勤時,曾經有位同事是視障同胞,靠著他自己的努力,把條款錄下來背起來,也成功晉升為業務

經理,所以聽障可以賣房子,視障可以賣保險,可見耳朵不是唯一傾聽客戶需求的途徑, 眼睛也不是建立信任感

的唯一方法!!

爸爸,我想去訪問她當作我的暑假作業!!我的女兒如是說,當然好ㄚ!!

clip_image001

 

這是一個很不一樣的故事,在無聲的世界裡,如何與人溝通?甚至銷售產品?
這裡沒有聰明的必勝策略,只有比一般人更多的努力與勤勞。

文/許瓊文 圖/廖祐瑲 2010年6月 Cheers雜誌

無論什麼日子,上午時段到台北木新市場,一定可以看到穿西裝、打橘色領帶配制服、理小平頭的男子,對著每個經過的路人微笑、鞠躬、發DM,日復一日。不管天氣好壞、人潮多寡,他總是準時出現,安靜地在固定位置上,做著同樣重複的工作。他是王浩,全台灣唯一一位聽障房仲業務員。
許多住在木柵文山區的住戶都對他很熟悉,親切得像老朋友一樣。因為每天到菜市場都看見他,加上這一年來,王浩在媒體上曝光,還出了一本自傳,更大大提高他的知名度。

採訪當天,雖然對他的故事已經有些了解,但心裡還是好奇該如何與他溝通。他聽不到,沒辦法說話,我不懂手語,該怎麼辦?只見王浩走出來,手上拿出兩張A4大小、還有空白面的回收紙,請我坐在他的面前,開始這次無聲的對談。

堅持做超出聽障者想像的工作

「進入這行多久了?為什麼會選擇『房仲』這樣的工作?」我在白紙上開始提問。「2年11個多月,到5月17日滿3年。這是啞巴們沒有做過的白領工作,當時我試著詢問本公司是否有缺人。」他的回答簡潔清楚。

曾當過10年油漆工的王浩,過了45歲後,想替自己找個安身立命之處。小時候的夢想早因社會現實而遺忘,王浩只想著是不是可以突破聽障限制,做一份超出其他聽障者想像的工作。

直接去找,」王浩決定這麼做。他走進當時台灣房屋在木新路的店面,比手畫腳,想告訴櫃臺小姐:他要找老闆。王浩比著手語,搭配低沉微弱的發音,想問:「這裡有沒有缺人?做什麼都好,掃地、擦桌子、開車都可以。」當時店經理秦啟松以為王浩來請他將擋在車庫前的車移開,於是比了個手勢,表示待會去移車。沒想到王浩誤以為秦啟松答應給他工作,叫他明天再來,跟秦啟松要了張名片,開心的回去了。

連著3、4天,王浩每天一早都到門口報到,頻頻傳簡訊給秦啟松:「我在門口等您。」秦啟松走出門口,卻又不見人影,一度誤以為是得罪了哪個客人,被人惡整。透過紙筆溝通才發現,王浩是要應徵工作。

「為了一份不確定能不能勝任的工作,他這麼堅持,這一點已贏過許多『正常人』。」秦啟松花了點時間說服公司也說服自己,先以「工讀生」的派報工作聘用他,這是本來就有的預算。

最簡單的努力,最驚人的效果

派報、發DM是一般業務員不願做、最容易省略的工作,如果委外處理,「更容易發生『吃報』(沒有實際派送而整疊賣掉)的狀況;但我發現,自從把派報交給王浩之後,主動打來詢問的電話變多了,」秦啟松說。

漸漸地,除了每天派送DM,秦啟松更讓王浩負責替全公司業務同仁印製、摺疊DM,整齊放在暫存區供業務員隨時取用,替其他同事省去許多庶務工作的時間。因為王浩每天準時產製DM,無形中等於協助秦啟松「盯」著其他業務員到底送出去多少,無法偷懶,對團隊貢獻不少。

於是經過半年,秦啟松開始讓王浩到木新市場擺攤。這次不是面對冰冷的信箱,而是在一個定點,對來往的人群遞送DM。

過去從未有過這麼長時間、近距離與人接觸,雖然不需要開口說話,但對王浩來說,卻是很大的考驗。第一天,王浩一張也沒有發出去,隔天他仍舊8點半就在市場出現,到中午12點半才離開。一回生、二回熟,王浩現在已經有一套「標準作業流程」:手要伸多長、腰要彎多低、該如何微笑.....。

俗話說「地盤站久了就是你的」,每天同一時間、同一地點,王浩準時出現,竟然發揮出意想不到的「行銷」效果。秦啟松非常意外,開始不斷有人打電話到公司詢問:「你們有個不會講話的人在市場賣房子?」

即使現在收入漸漸穩定,有了名氣,王浩還是每天出門,只是地點換到木柵市場。當有人問他,你的精力哪裡來?他很直接地回覆:「不是應該就這樣嗎?」

不少同業看王浩這麼做,也想學他,但往往撐不到3天就放棄。「他的執著,是很多『正常人』都比不上的,」秦啟松說。

以行動代替言語,客戶自動上門

「觀察力」是老天送給王浩的獨特禮物,他比別人看得更仔細。一般業務員會去附近逛逛走走,用筆抄下空屋的地址,找尋可以開發的機會。他也學著一邊派DM,一邊記下地址,積極拿回去給秦啟松。當然很多地址是無效的,不過這也讓秦啟松更加佩服王浩的積極。

到市場擺攤半年後,秦啟松開始教王浩一些賣房子的知識。只要有客人詢問房子,王浩就用隨身的紙筆交談,進一步需要帶看時,秦啟松會指派另一位同事陪同,讓王浩不必擔心溝通的問題,若是成交,業績一人一半。

「去年,中和店的房仲帶著屋主,來公司找我,請我幫忙賣掉他的房子,不到一個星期,這個房子4,000多萬成交。」王浩在紙上寫下他印象最深刻的一個成交案。簡單的字句,我們很難想像背後的辛苦,透過秦啟松舉的例子,才知道,王浩因為沒有辦法與人正常溝通,業績幾乎都是「靠口碑一個一個拉!」

有工作,就有夢想

「很多客戶因為王浩的勤奮,指名要跟他買,有人連殺價都沒有,有人跳過其他仲介指名找他,而且服務費一定要給他,」秦啟松帶點不可思議的語氣說。原因都是拿過王浩很多張DM,相信他最誠懇、認真。王浩的業績,也成為他激勵員工的最佳實證。

不只一次,王浩在紙上寫著「不急、慢慢來.....」,可以感受到他對每個當下都滿足感恩。從獲得這份工作開始,他就認為自己比其他聽障人士幸運:「不管多辛苦的工作,都要咬牙撐過去,過一天算一天,有這份工作就有夢想,」王浩寫著。

也許是先天條件的限制,讓王浩少了外界雜訊,少了比較,讓他專心向前邁進,雖然緩慢,卻漸漸有了成果。去年,他的年收入第一次突破百萬。「我想替我母親醫好病、找房子、出國玩,」王浩寫下他平凡簡單的心願。儘管對每天賣房子的王浩而言,買房子比一般人難上好幾倍,銀行擔心無法催繳,不提供貸款給聾啞人士。

他並不因此氣餒。「如果我做得到,相信你們一定沒有問題!」王浩在自己的書上,樂觀寫下這句話。的確,如果他都可以,還有誰能說不行?

王浩「無聲勝有聲」銷售法

1.DM

平均每星期發出1,000份以上DM,數年如一日,王浩總是堅持彎腰、微笑、伸手的標準動作。

每天上午9點到12點,原本在木新市場,現改在木柵市場,下午則是在人來人往的忠順街和興隆路口。曾恐懼面對人群的王浩,克服心理障礙,認真負責、風雨無阻的站在市場裡。無聲的微笑,勝過千言萬語的推銷,許多業績因此而來。

3.紙筆溝通:

一開始,王浩曾排斥進入業務工作,因為「溝通」對他來說真的很困難。王浩不會打字,也才剛開始學上網,與人「交談」,全靠一字一句寫在紙上。從將近3小時的採訪,僅完成大約4張A4紙的對談,就可想見這對王浩是多大挑戰。秦啟松說:「很多聽障人士就是因為這樣,封閉自己,降低與人溝通的必要。」然而王浩不斷克服先天弱項,終於開拓不一樣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