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7日 星期日

還好因為有您,懷念復興高中恩師-黃麗鶯老師



女兒升上高中, 每天回家都會提到學校生活點滴以及各科老師。
老婆說高中老師真的很重要。
我說:好的老師帶你上天堂 壞的老師帶你… 上教堂!
幹嘛是上教堂, 不是住套房??
啊… 就誤入歧途, 老大徒傷悲, 迷途知返後, 上教堂懺悔啊!
每個人一生中都有幾位對自己影響深遠的老師,我也不例外。 剛好最近聯絡上許多高中同窗,,今年又有幾部懷舊電影上映。
先是「五月一號 」又是「我的少女時代」惹得我把高中時代的週記、作文簿日記全翻出來了
爸爸 你最近怎麼這麼懷舊啊?

2015年9月23日 星期三

逃學記










1974年民國67年那年我就讀國小二年級。
這是家私立的中山小學與國民黨的婦聯會有關係。
那個年代教育是很僵化的,尤其是私立小學, 每天都有寫不完的回家功課。
還記得貪玩的我, 又是左撇子。
功課寫不完時 ,還要勞駕爸爸一起幫忙寫, 不然就是來個左右開弓,左右手一起寫
老師一看傻眼了...
啊… 這是看鏡子寫出來的嗎?

熬過了一年級愛穿迷你短裙又嚴厲的尹老師
升上二年級, 級任老師是吳玲惠老師 印象中吳老師年輕開明不太打人。
而我可能覺得上課太無聊
二年級的某一天,找了童年的玩伴藍祖彬一起逃學去看電影。
沒錯! 就是小學二年級!
還笨呆笨呆的根本不知道這叫「逃學」
逃學很簡單啊!印象中就某一天告訴老師「我的外婆生病了 ,媽媽要回去照顧外婆,我必須留在家裡照顧小我六歲的妹妹!」
這理由其實很不合理, 可能我的表情做足, 老師竟然相信了。
於是我背著書包跟玩伴開始去電影院上課了。
也忘了怎麼在電影院混過一天或是還有去哪裡撒野
總之到了放學時間, 我也正常的背著書包回家去
媽媽也沒發現我沒去學校,簡直天衣無縫哩!
更離譜的是我竟然逃學了三天,這三天到底看了什麼電影? 我全忘了!
只記得有一部電影是甄珍主演的, 男主角站在鹽田中大喊 「我愛鹽田…」
後來一查網路原來是甄珍、 秦祥林主演的「婚姻大事」
真搞不懂小學二年級的小朋友怎麼看得下去這種電影??
不過當年看電影可是奢侈的享受
對了, 我又哪來的錢買票看電影? 還是在戲院門口央求大人夾帶進場? 都不記得了

逃學到了第三天
嘿嘿.. 終於東窗事發了!
放學時間一到我一樣揹著書包回家, 在巷子口就瞧見媽媽在等我
媽媽問我去哪裡了
「上學啊 」我鎮定地回答
「那老師今天教什麼?」
@#$%^&*啊…. 就..就.. 掰不下去了..GG了吧!!

我想
應該是後來老師發覺不對勁, 聯絡媽媽才爆掉的吧!
記得回家之後媽媽拿水管要處罰我
我趴在桌上 還天真的說
「 媽媽不要打太大力喔!」
媽媽竟然也回說
「好!」
好.. 好你個頭…..狠狠的抽下去慘叫聲中,屁股馬上出現一道道血痕
隔天去上學
記得吳老師好像有約談我,但是沒有罵我
我想她應該是覺得這麼會說故事的奇葩, 要好好栽培,以後才會成為有用的人吧!

小學時候的我 叛逆 貪玩
媽媽不在家, 我就把冰箱裡的魷魚乾貨拿出來烤
香腸偷切一截來烤或煎.....
火腿呢 也切一塊來當零食......
媽媽竟然都沒發現
偶而也從媽媽的皮包偷零錢去明德書局完五角抽或戳戳樂
沒事還惹事生非 頭上、額頭、眼角、多了幾道疤
貪玩、說謊、打架、偷錢、逃學…
你說媽媽怎麼可能不擔心,這小孩是不是毀了?沒救啦?

印象中有一次不知因為什麼事 ,又被媽媽拿水管抽打
媽媽一面打我, 一面難過的流淚, 我看著也驚呆了
事後媽媽又幫我塗面速力達母藥膏…..

長大後 大家聊起翹課逃學, 當作豐功偉業,相互炫耀
我總是冷冷的說「 逃學???」
我小學二年級就逃學! 還逃了三天勒!…
蛤….什麼 這麼強…. 哈哈哈

2015年9月14日 星期一

給女兒的第十九封信  勇敢的小錫兵


親愛的翎翎
媽媽最近考慮讓妳去補習作文,希望妳在三年後的繁星計畫可以大放異彩
沒想到補作文的費用比我們想像中還高出許多,大家都說爸爸教妳就好了啊!
妳乾媽也說這種錢,就讓老張來賺就好了!
其實我覺得呢,作文也沒甚麼秘訣,不外乎多閱讀,多寫就好了,聽起來跟學英文也差不多哩!
爸爸從小就寫日記,從民國67年到現在,也喜歡寫信,是要貼郵票寄出去的那一種。
當兵時,雖然生活很枯燥,為了不要讓自己變得遲鈍,腦袋空空,所以我隨身都會帶一本筆記本,沒事就塗塗寫寫。就算是在行軍演習,走在屏鵝公路頭頂冒煙,或是站午夜2點-4點的
衛哨,想到什麼,我就寫下來,有時候是一句話,或是一段話,經過一段時間呢,這些吉光
片羽,再重新組合起來,就變成了一篇文章了。
所以呢,作文的秘訣就是..寫 寫 寫
妳說,爸爸那你示範一下吧!
嗯....那當然沒問題囉
就把當年當兵時隨身攜帶的筆記本的一篇文章秀一下
這算是練習改寫的技巧吧!



.....................................................................................................................................................................
小錫兵 79年3月13日
有沒有聽過這般一個童話故事… 小錫兵
有個男孩有了一群錫製玩具兵的禮物,和一座紙做的城堡,和一個玩偶,是保持芭雷舞姿的小公主。
小男孩把小錫兵們陳列城堡前,正面對美麗又可愛的小公主,其中有個小錫兵只有一條腿,在列子裡用他僅存的一條腿站的筆直,他比別人更努力更認真,祇因為可以竟日面對著所喜愛的公主。
小男孩每天都拿出來把玩,夜晚又把錫兵一一收回玩具盒內,有一天一不小心把缺腿的錫兵遺失了,於是小錫兵隨著地下水隨波逐流。只是他始終站得筆直,美麗的小公主的倩影,一直深深的存在他的記憶之中。
最後他被送到一個垃圾場,在那兒竟遇上因破損而棄置的小公主,於是小錫兵依舊站的筆直,依舊充滿深情地凝視著她的公主,默默無言,而小公主也依舊保持她可愛的芭雷舞姿微笑著。
火漸漸擴大漫延,錫兵漸漸地融化,美麗的公主舞裙一角正為火苗所吞蝕。
終於他們在火光中合而為一。
很久很久以前便看過的童話故事,不知為著什麼因緣,如今再想起.......


爸爸又在網路上搜尋了一下,發現原來這原來是安徒生童話其中一篇,我把故事內容附在下
面,妳可以比較一下有何不同,妳一向很會說故事,只是使用的詞彙可以更多,我想這透過
大量閱讀與持續書寫,就會看的到成果喔!
看到妳最近每天晚上也認真在寫日記,我心裡想著,原來我女兒有我的真傳呢!!呵呵..
http://kicalu.pixnet.net/blog/post/14143031-%e5%ae%89%e5%be%92%e7%94%9f%e7%ab%a5%e8%af%9d--%e5%8b%87%e6%95%a2%e5%b0%8f%e9%94%a1%e5%85%b5-

勇敢小锡兵
從前有二十五個錫兵,他們都是兄弟,因為他們是由同一把舊的錫湯匙鑄出來的。他們肩上扛著槍,眼睛筆直看著前面,穿著漂亮的軍服,一半是紅的,一半是藍的。
他們在這個世界上聽到的第一句話是“錫兵”,這是他們躺在一個盒子裡,一個小男孩打開盒蓋後高興地拍著雙手說出來的。他們被送給他作為生日禮物,他站在桌子旁邊把他們一個一個立起來。這些兵全都一模一樣,除了一個,他只有一條腿;他是最後一個被鑄出來的,熔化的錫不夠用了,於是讓他用一條腿穩穩站住,這就使他非常顯眼。
錫兵們站著的桌子上還擺滿了別的玩具,但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座紙做的美麗小宮殿。透過小窗子可以看到裡面的那些房間。宮殿前面有一些小樹圍著一面鏡子,它就代表一個清澈的湖。幾隻蠟做的天鵝在湖上游著,它們的影子倒映在湖水裡。這一切非常好看,但是最好看的是一位小姐,她站在宮殿開著的門口;她也是紙做的,穿一身淡雅的布裙,肩上圍著一條藍色的細緞帶,就像披著一條披巾。在緞帶上插著一朵用錫紙做的閃光的玫瑰花,有她整張臉那麼大。這位小姐是個舞女,她張開雙臂,一條腿舉得那麼高,這位錫兵根本看不見,以為她也和他一樣只有一條腿。
“她正好給我做妻子,”他想,“但是她太高貴了,住在宮殿裡,而我只有一個盒子可以住,而且我們二十五個擠在一起,就住不下她了。不過我還是必須試試看和她相識。”於是他在桌上一個鼻煙盒後面平躺下來,好偷看那位漂亮的小姐,她繼續用一條腿站著而不失去平衡。
等到天晚了,其他錫兵都放進了盒子,那一家子的人也上床去睡了。這時候玩偶們就開始互相玩他們自己的遊戲,串門,打仗,開舞會。錫兵們在盒子裡也吵鬧起來,他們也想出去跟大家一起玩,但是打不開盒蓋。那些核桃鉗子玩跳背遊戲,鉛筆在桌子上蹦蹦跳,吵得那麼厲害。金絲鳥給吵醒了開始說話,而且出口成詩。只有那個錫兵和那位舞女在原地一動不動。她豎著腳尖站著,雙臂張開,用一條腿站著,和那錫兵用一條腿站得同樣穩。他的眼睛連一瞬間也沒有離開過她。
鐘敲十二點,鼻煙盒的蓋子砰地打開;但是跳上來的不是鼻煙,而是一個黑色的小妖精;因為這鼻煙盒是個叫人嚇一跳的玩具。
“錫兵,”小妖精說,“不要指望不屬於你的東西。
但是錫兵假裝沒有聽見他的話。
“很好,那就等到明天吧。”小妖精說。
第二天早晨孩子們進來,把這錫兵放在窗口。好,也不知是小妖精幹的,還是風吹的,窗子一下子打開,錫兵倒栽蔥從三樓落到了下面街上。跌得可厲害了,因為是頭朝下跌的,他的軍盔和刺刀插在鋪石的縫間,那條獨腿朝天。
女僕和那小男孩馬上下樓來找他;但是哪兒也看不到他,雖然有一次他們險些兒就踩在他身上。如果他叫一聲“我在這裡”就好了,但是他穿著軍服,太自豪了,不好大叫救命。
緊接著就下起雨來,雨點越來越密,最後下起了傾盆大雨。雨後恰巧有兩個男孩走過,其中一個說:“瞧,這兒有個錫兵。他該有條船坐著航行。
於是他們用一張報紙折成一條船,把錫兵放進去,讓他順著水溝航行,兩個男孩在旁邊跟著他走,一路拍著手。天哪,水溝裡浪頭多麼大啊!水流得多麼急啊!因為剛才那場雨太大了。紙船搖來晃去,有時候轉得那麼快,錫兵也搖晃了;然而他保持堅定;他的臉色不變,筆直望著前面,扛著他的槍。
船忽然在一座橋下衝過,這橋是陰溝的一部分,接下來四周黑得像錫兵的盒子裡一樣。可是盒子裡有二十四個夥伴。
“我這會兒是在上哪兒去呢?”他想,“我斷定這都是那黑妖精搗的鬼。啊,要是那位小姐和我一起在船上就好了,再黑我也一點不在乎。
忽然出現了一隻很大的水老鼠,它住在這兒的陰溝裡。
“你有通行證嗎?”老鼠問道,“馬上把它給我。”
但是錫兵保持沉默,把槍握得更緊。船繼續漂走,老鼠跟在後面。它是怎樣地咬牙切齒啊,它對木屑和乾草大叫:“攔住他,攔住他!他還沒有付過路錢,還沒有出示通行證。
但是水流得越來越急。錫兵已經看得見拱道盡頭處陽光照耀了。這時候他聽見一陣隆隆聲,可怕得足以使最勇敢的人嚇倒。在管道的盡頭處,陰溝猛地瀉入一條大運河,對於他來說,這危險程度就像瀑布對於我們一樣。
他離它已經太近,沒有辦法停住,船就這樣衝了下去,可憐的錫兵只能盡量挺直身體,眼皮也不動一動,表示他一點也不害怕。船旋轉了三四圈,接著水滿到了船邊;沒有任何辦法能輓救它使它不沉下去了。現在他站在那裡,水到了他的脖子,而船越沉越深,紙一濕就變軟,鬆開來,最後水淹沒了錫兵的頭頂。他想起了那位再也看不到的嬌美舞女,耳邊響起了一首歌中這樣的話:
再見了,武士!你從來勇敢無比,一直飄到你的墳墓裡。
這時候紙船已經破爛了,錫兵沉到水裡去,很快就被一條大魚吞下了肚子。
噢,在魚的肚子裡是多麼黑啊!比在水管裡黑得多,也窄得多,但是錫兵繼續保持堅定,扛著槍平躺在那裡。
魚拼命地橫衝直撞,但最後完全靜止下來。過了一會兒,錫兵身上好像掠過一道閃電,接著陽光照下來了,一個聲音叫起來:“哎呀,這裡面有一個錫兵。”原來那條魚被捉住了,送到市場上賣給了一個女廚子,她把它拿進廚房,用一把大菜刀把它剖開。她把錫兵夾起來,用食指和大拇指就這樣夾住他的腰送到房間裡。
大家都急著要看看這個在魚肚子裡旅行了一通的了不起的錫兵,但是他一點也不覺得自豪。他們把他放在桌子上,可是世界上真會發生那麼多意想不到的古怪事情他竟就在原來那個房間裡,他就是從這個房間的窗口跌到外面去的。孩子們是原來的孩子們,桌子上是原來的玩具、原來那座美麗的宮殿,嬌美的小舞女就站在它的門前;她仍舊用一條腿平衡著身體,另一條腿舉起,因此她和他自己一樣堅定。看到她,錫兵感動得幾乎要流下錫的眼淚來,但是他忍住了。他只是看著她,兩個都保持著沉默。
忽然,一個小男孩把錫兵拿起來扔進了火爐。他毫無理由這樣做,因此這一定是鼻煙盒裡那個黑妖精搗的鬼。
錫兵站在那裡,火焰燎到他,熱得厲害,但是他說不出這是由於真實的火還是由於愛情的火。接著他看到他軍服上鮮艷的顏色退了,但這是在旅途中被洗得退去的呢,還是由於傷心而退去的呢,沒有人能說出來。他看著那位小姐,那位小姐看著他。他感到自己在熔化了,但是他肩上扛著槍,保持著堅定。
忽然房門打開,風把那小舞女吹起來,她像個空氣仙子一樣飄飄然,正好飛到火爐裡錫兵的身邊,馬上著火,燒沒了。錫兵熔化成一塊錫。第二天早晨當女僕來倒爐灰的時候,她發現他化成了一顆小小的錫的心。至於那位小舞女,那就什麼也沒有剩下,只留下了那朵用錫紙做的玫瑰花.

愛妳的爸爸








2015年9月3日 星期四

到不了的地方-就用回憶吧



  catch 090
徐君豪/著‧攝影
李鼎/著‧攝影
25
300 平裝 大塊文化
ISBN
9867291301
CIP
855
9789867291301
初版日期:2005-06-01

這篇文章是2006年寫的,不知因為甚麼原因沒有發表, 現在找到了就發表一下吧
還有後來這本書改編成電影了
還有旭海多了一個牡丹灣VILLA
............................................................................................................................................................................................
近看了一本書-寶島摩托車遊記『到不了的地方』,原本以為又是一本無厘頭的書。
『哪會有什麼地方是到不了的?路是人走出來的嗎?只要你想去就一定到的了才對啊?』
因為雜誌介紹作者,書上又說到不了的地方,其實並非到不了, 只是隨著歲月的流逝,你會發現,童年回憶中的地方,回憶裏的一草一木,味蕾上的感動,有一天會慢慢地消失。所以,到得了的地方,也有可能到不了,或許早已被人們遺忘。兩位作者,騎著台客的『直線加速之王』,去了一個又一個地方,每一個地方都有它的經典食物,這些食物,透露了每個人的心情,更顯示了他們與當地人的互動。因此興起我一讀的興致。 

旅行的地點+旅行的方式+旅行的時間點+旅行的人會形成=不同的旅程。
年輕時喜歡赫曼赫塞的『流浪者之歌』,『漂泊的靈魂』,流浪變成一件很浪漫的事,每到一個地點拜訪幾個老朋友,認識幾個新朋友,發生一段淡淡的戀情,在還沒形成負擔,悄悄上路。

記得大二時有一天心血來潮,邀了一位同班同學相約騎腳踏車去探險,從台中西屯的逢甲大學出發,目的地是清水鎮,因為從小在台北長大對距離沒有概念,於是光是從中港路要騎上大肚山,就氣喘吁吁,又不是變速的越野登山車,逼不得已蹬不上去時,只好下來推車,結果這一推就足足推了2個小時才到東海大學校門口,忘不了的是,有上坡就一定有下坡嘛!下坡時簡直不是一個爽字可以形容,煞車根本煞不住,腳也來不及踩踏板,一路衝下山,呼嘯而過的風聲大到什麼聲音都聽不到。到了清水鎮到處逛逛,又騎到台中港區,才在夜色中踏上歸途。你問我原途折返再推車上坡一次嗎?我又沒瘋!

給女兒的第十八封信-迴轉壽司看人生 

親愛的翎翎 

爸爸又好久沒有寫信給妳了
終於妳國中畢業過完暑假就要升上高中,爸爸今年也50歲了。
 
最近我常在想爺爺50歲的時候,爸爸已經大學二年級了,輪到爸爸自己50歲妳才剛升上高中,尚未經歷的人生階段,我們的心境往往停留在想像,只有等到拉到一樣的水平時,才能體會當下的心情,這就好像去吃迴轉壽司,遠看時好像很美味,所以很期待,必須一面嚥口水,一面耐心等輸送帶迴轉到面前,才能端過來享用,然而入口才知道箇中滋味,當然也會有會因為期待太高,入口後面露失望表情。
 
6月的時候一向身體硬朗,從沒住過院的爺爺住院了,而且足足住了15天,又因為是腦部積水,所以有一小段時間身體無法完全自主而顯得脆弱
 
爺爺在我的心目中一向意志堅強,從小一切靠自己,相信人定勝天,個性主觀一向不求人的爺爺,雖然有時候顯得固執,卻仍然是爸爸的偶像
 
終於爺爺出院了,行動上暫時需要依賴助行器,但是在爺爺的意志力與紀律下,算是恢復神速
父親節那天蘇迪勒颱風剛過,外面一片滿目瘡痍,,我們買了蛋糕回去看爺爺,要告別時妳慫恿爸爸親爺爺,我毫不猶豫抱著自己的父親親了臉頰
 
不行「還要抱緊緊」
 
於是我又緊緊擁抱身體明顯瘦弱的父親,接著又緊緊擁抱奶奶
 
印象中唯一一次與父親擁抱是高中,畢業前夕,為了選填志願,與母親意見相左,突然情緒失控劇烈爭執,狠狠的拍向茶几,父親看我突然情緒失控控為了安撫,連忙將我緊緊擁抱住,到現在我還記得與爺爺相擁的感覺
 
爺爺今年81歲了,年紀越長越知道自己應該要好好珍惜與父母再一起的時光,這次生病之後,不知何時才能再陪伴爺爺出遊,看著四月份帶爺爺去杉林溪,爺爺開心的照片
我相信應該很快啦
 

愛妳的爸爸
 

2015年9月2日 星期三

給女兒的第十七封信-懷念的時光

很久沒有寫信給女兒了,這是之前寫了一半未發表,趁這幾天完成,仍然是當時的心情
.................................................................................................................................................................................................

親愛的翎翎

休息了三年,媽媽開始去上班了,這三年雖然少賺很多錢,不過我跟媽媽都覺得能陪著你成長很值得啦。

這三年妳從小學生變成國中女生,升上國中後,青春期的小女生,不免顯得有自己的個性與脾氣,不再是純真可愛的小朋友,我們之間甚至會有點小小的距離,偶而還會有衝突,讓爸爸我大發雷霆,然而每次氣消了,爸爸還很是珍惜妳這唯一的寶貝女兒。

這一天是星期五,剛好媽媽去參加新公司乘「大河皇后號」遊淡水河的活動,下班後就剩下我們父女倆。

我們好久沒有父女倆出遊了,於是我問妳
「翎翎要不要下課後到公司找爸爸,我帶妳去吃咖哩飯或是義大利麵(這兩樣其實是我最討厭的兩種食物)?」
「好啊」

放學後妳先搭公車再轉捷運來公司找爸爸,等我下班後一起去吃飯。
爸爸公司在襄陽路,旁邊就是有名的補習街-南陽街,離台北車站不遠,散步走到許昌街的必勝客,一路上摩肩擦踵都是學生,有補高中,補大學,補研究所,補托福...
「妳想吃什麼?」
「爸爸我想吃披薩!」

必勝客在二樓,一樓剛好有家唱片行,妳說爸爸吃飽飯我想來逛逛
剛開始妳想去必勝客吃歡樂吧,嫌太炒,於是我們改去B1的福勝亭吃豬排飯,吃完飯我指著對面二樓的久大文具,我跟你介紹說這是文具界的新光三越啦!

妳眼睛一亮,立刻央求待會要去逛久大文具,妳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大的文具店
「爸爸這裡好大喔!」
呵呵,我就知道,酷愛收集文具的妳一定會喜歡。

我們在久大文具逛了許久果不其然,妳又買了一枝筆,一個新的鉛筆盒。女人的衣櫥永遠少一件,我的女兒鉛筆盒裡也永遠少一枝筆。

牽著妳的手逛街時,爸爸想起小時候,在台電上班的爺爺偶而會帶我去辦公室值夜班,爺爺的辦公室在台電的萬隆變電所,就在現在台北捷運的萬隆站附近,每一次爺爺都會先帶爸爸去吃路口麵店的番茄牛肉麵然後才到辦公室。

夜晚偌大的辦公室裡空無一人,非常安靜,我和爺爺待在值班室裡。
漫漫長夜裡,依稀記得會一起看電視或是一起看書,看爺爺訂閱的讀者文摘。
當時懵懵懂懂的只是覺得很新鮮有趣,有一種小小探險的趣味感,然而隨著年紀漸增卻成為一段值得珍藏的記憶,就像我也會記得第一次爺爺帶全家去吃牛排,一起去華國飯店吃歐式自助餐,那種興奮的新奇感。

我想等妳長大了應該也會記起這些小時候點點滴滴的共同回憶。
就像現在爺爺奶奶年紀越大,越喜歡回憶爸爸小時後的趣事,而且可以重複好多次,以前常常覺得聽了有些厭煩,然而當爸爸自己年紀越大,也同樣常想起童年的點滴,有了女兒以後更常回味妳小時候可愛的模樣,終歸此時此刻才真正體會為人父母的心情,也更懂得感恩。
所以爸爸也很努力在創造我們共同的回憶喔!


愛你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