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0日 星期六

2014 永不放棄 挑戰巔峰。 武嶺之絕對必要與不可或缺。

mobile01-5e4b12c8d7f5953890c5d30bc23b3aad
2014年9月13日
一早3點半與Tony的手機鬧鈴幾乎同時響起,立刻起身盥洗著裝準備出發,離開民宿時4點不到,穿梭在依然沉睡的埔里街道,往地理中心碑前進,集合點已經有不少車友聚集。約莫5點左右在激昂的音樂聲中,主辦單位開始放行,一面前進通過出發拱門時,我瞥了一下手錶約莫5點10分。

人止關前我維持在約莫20公里的時速,不斷有車友由身邊快速通過,漸漸地前方開始有些爬坡,我用輕齒比輕鬆踩踏,準備保留體力準備應付清境以後的路段。

過了霧社覺得體力仍可應付沒有在補給站停留,繼續前進,過了清境國民賓館坡度越來越陡,日出後陽光顯得耀眼,氣溫比我想像中要來的高,過了清境真正的考驗開始來到,剛剛的爬坡消耗了不少氣力,大腿已經感到有些緊繃,,剛剛過清境時約莫8點,接下來的目標得趕在9點前抵達翠峰,心裡盤算著,不過10公里左右的距離,應該不是問題吧!到此時還樂觀的以為應該6小時可以完賽吧!

遇上5公里左右的緩坡,之後就是連續上坡,體力漸漸流失的結果,速度越來越慢,好不容易抵達翠峰時已經9點15左右! 接下來得加緊趕路,迎接我的是更艱難的爬坡,這號稱台灣公路最美的12公里,我早已經無心欣賞。

始終如影隨形,捉摸不定,時隱時現的山嵐,冷冽而稀薄的高山空氣中,一路痛苦疲憊卻仍然堅持持續踩踏,緩慢攀爬至台灣公路的最高點-海拔3275公尺的『武嶺』我的心情到底是什麼?是崇敬,是謙卑,是臣服,帶著朝聖的心情出發,找回人生的目標與重心是這趟旅程的真正目的吧!

海拔超過2500公尺,一個陡坡之後,我發現自己快抽筋了,放慢速度之後,卻還是逃不掉抽筋的噩運,接下來除了抽筋, 體力的流失, 又加上塞車, 只能下來牽車,狹小的路幅上除了車友以外,又加上往來的各式車輛,除了小客車甚至還有遊覽車,又造成前進的困難。

眼見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我心裡知道7小時完賽已經近乎不可能了,就在停停行行的情況中,終於來到昆陽,遠遠看到傳說中最後兩公里的天堂路,只要在兩公里就可以抵達終點,無論如何總得奮力一搏,咬著牙邊牽邊騎繼續向前推進,1公里… 500公尺… 終於進入終點拱門,排隊領證書時不意外的被蓋了一個大大的『殘念』

令我真正訝異的是完賽記錄是7小時1分45秒,竟然只超時1分45秒。天啊!這麼接近,不由懊惱如果我剛剛再堅持一些些,應該就可以拿到完賽獎牌了吧!

比賽結束了,雖然殘念,但我終於憑著自己的雙腿完成了,在冷冽的寒風中我望著『武嶺』牌坊,雲霧更變化莫測,天空中也開始飄起細雨,繼而轉成大雨......等待同行友人的空檔中,我陷入沉思中.....

對於許多人而言騎自行車上武嶺是自虐的行程,對於熱愛自行車運動的人,騎自行車上武嶺卻彷彿是一趟朝聖之旅,猶如一項神聖的儀式,代表一段旅程,一種堅持,一種反省,一種敬畏,更是一種啟示,一種印證。對明年就屆滿50歲的我,這一趟挑戰武嶺之行,是非來不可,如同當初環島一般,是此時此刻必須要,一定要去作的一件事。

50歲早已步入人生下半場,不再有任何絲毫模糊的空間,立足海拔3275公尺台灣公路的最高點武嶺,想像自己的人生隨著海拔增長,最高點並不意味著人生的巔峰,相反的代表人生的轉折點,或者也是人生上下半場的分界點,自此人生某種程度改變的可能性與空間變得更少,或許對未來少了期待,對過去則多了包容與接納,也因為是最高點也是分界點,兩頭望去來時路,坑坑疤疤, 傷痕累累,蜿蜒的山路藏著一個又一個的髮夾彎,每個髮夾彎後又藏著什麼樣的風景?

43歲時我出發一個人去環島, 2012年女兒小學畢業又全家一起環島一次,49歲這一年終於鼓起勇氣挑戰武嶺,如果說環島是重新找到內心的熱情與勇氣,藉由繞行台灣對自己人生做回顧, 尋找走過足跡與印記那麼武嶺我期待什麼樣的啟發呢?

想像自己正由人生的谷底往上攀爬,逐步挑戰心中的陰暗面, 面對內在的恐懼,與極限,看清一切都是幻影,都是心魔,也對人生有更全面性的體悟,揚棄不必要的包袱,釐清人生下半場真正想擁有的是什麼,也為人生上半場下一個註腳,立下一座里程碑,告訴自己已過不悔,來者可追,努力向前,一路向上吧!

IMAG0923
IMAG0924
IMAG0926_1_1

2 則留言:

smiley huang 提到...

學長你好強喔!武嶺ㄟ,二年前跟邱教官說一起環島去,結果他環二次了,我連一百公里都還沒破咧

simon chang 提到...

哈哈,所以我說,環島不難,最難的是出發,只要出發就會抵達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