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6日 星期日

給女兒的第二十一封信-徬徨少年時,在17歲相遇。


人生在世最無聊的就是,走在一條由他人引導的自我之路
鳥奮力衝破蛋殼。這顆蛋是這個世界
若想出生,就得摧毀一個世界。這隻鳥飛向上帝。這個上帝的名字是阿布拉克薩斯(Abraxas)

『徬徨少年時』 赫曼赫塞

親愛的翎翎
前些日子你突然問我爸爸你知道『德米安:徬徨少年時』這本書嗎? 可以幫我買嗎?
徬徨少年時? 德米安 ?
是赫塞寫的徬徨少年時嗎? 嗯..應該是吧….妳回答我
我好奇地問妳為什麼想看這本書,原來是妳喜歡的韓國偶像團體『防彈少年團』的歌曲有引用這本書,雖然如此,爸爸還是很開心。

赫曼赫塞是德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他的書在爸爸年少的時代可是非常風行,應該是所有的文藝青年們多多少少都看過幾本。爸爸也看過『流浪者之歌』『 心靈的歸宿』『 漂泊的靈魂』『 荒野之狼』『 鄉愁』….,但是『徬徨少年時』?印象中似乎沒有讀過呢!

在博客來網路書店買了一本,是遠流出版社的版本,我覺得翻譯得比較好也比較便宜,妳說讓我先看。越看越覺得對故事情節有熟悉感,我想這本書我應該看過了,當年囫圇吞棗看了好些志文出版社的翻譯文學,坦白說都是似懂非懂,卻隱隱約約被書中的隻字片語所打動所吸引,然而經過了30年再重新看當年的經典 ,就如同『流浪者之歌』這本書三十年來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重看一次,卻依然在人生的不同階段有著不同的觸動。

看完這本書再把爸爸自己高中大學時期的日記拿來對照,青澀年少的爸爸也與書中主角成長歷程中相似的徬徨與迷惑,然而漫長的人生中只有徬徨少年時嗎? 還是徬徨也有中年時?徬徨也有老年時呢? 因為追尋所以徬徨, 因為徬徨所以追尋,如果我們接受別人對自己人生安排、控制、擺佈, 或許人生是否就少了許多徬徨嗎?

自從妳上高中以後,爸爸覺得我們父女倆可以談的話題更多了, 對彼此也更能理解,今年妳終於17歲了!哇!!17歲正是徬徨少年時書中描寫的年紀,我想起自己17歲高中時的迷惑與掙扎,然後爸爸覺得自己跟翎翎,我們父女倆好像往相反的方向前進,然後卻在17歲這一年時相會。不對! 我是越來越老了怎麼會反方向前進呢? 難道這是折返跑嗎?看誰先跑到50歲然後折返跑向會合點,這個會合點是根固定在廢輪胎上的長長旗桿,飄著紅底白字的旗子寫著醒目的17。

明年妳就要參加學測了,過完一個年,妳得更加專注於課業上,爸爸也同樣思考自己今年的目標,早上搭捷運來公司的路上心裡在想,,或許經過這幾年的浮浮沉沉,對於世俗的名利成就,,我終於釋然也看淡了,上天彷彿在對我說,好了磨練得差不多了,現在可以進入下一個階段了,就算再多的困難、挑戰、打擊、我也不再害怕恐懼,就算現在沒有工作,只能屈就,或者賦閒在家,我也不再害怕面子掛不住,真的這些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不再活在角色,活在別人的期待之中!

妳問爸爸妳今年的目標是什麼?
最近又開始聽英文,女兒問我 爸爸妳為什麼又開始讀英文?
是呀 為什麼?
好像不再為什麼,就是想要學習,或許希望有成就感,希望可以更運用自如吧!
最近妳又說
爸爸你真的很適合幫人心理治療,給你三年的時間,你趕緊學會可以去做心理諮商師!
爸爸你退休以後應該要寫書, 而且每年要出一本!
雖然我笑笑的回答我出的書沒人要看啦! 沒有市場啦!
其實寫書是爸爸從高中以來的期望與夢想。
爸爸你好久沒有寫信給我了? 你要開始寫信了啦!
嗯 好 我以後每個月寫一封信給妳。

親愛的翎翎我想對妳說,爸爸很感謝妳對對我這麼肯定,也覺得妳給了我最棒的激勵與鞭策!爸爸有個想法 何不把當年的日記重新打字保存下來 經過這麼多年再重新去檢視 一定很有感觸也很有意義,這樣也算寫信給妳喔。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