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8日 星期三

青春回憶錄之二 傢俱工廠打工雜思(二)


1986/07/08
 
在喬富多做了幾天,適應多了,也較無度日如年的煎熬。
今天上工時先是搬桌板,然後是磨桌腳,工作至下午,又改調至噴漆處幫忙搬運。
在搬運時和工作的夥伴聊了一下,他長得又黑又壯,但是和藹可親,不時會關照我,讓我體力與心理上的負擔減輕許多。他告訴我是由屏東來的,在此地工作已經兩年多,目前薪水是每日三百六十元,曾經念過內埔農工,服役時是海軍陸戰隊,因此肌肉結實,孔武有力。
曾問他「打算在此地一直待下去?」他告訴我,他也有自己的理想,希望二三年後與自己的哥哥養殖淡水蝦……。

的確,每種生物都有自己運動的方向,不是嗎?晚上去看「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排了好長的隊才買到票,看完出了戲院,一陣晚風輕拂而過,心緒一直徘徊在片中的情節裡。

想起自己的童年,想起一切遺忘在歲月裡,永無重現的記憶,躺在床上聽著蛙鳴,竟久久不能自己,年輕果真是本太匆促的書,一切的過程都是值得追憶的,只是往往在其時,我們都不曾珍惜,不是嗎?

難得兩天沒去上工,待在家中休養生息。待在台中無親無故的,怪寂寞,本來和培勳說好,今天要到通霄探望服務隊的,然而昨天夜裡,突然想想,還搞什麼社團?人都快混不下去了!於是悄悄的,無人知曉的,我這般消磨了兩天。

昨天放鬆自己去看「殭屍小子」花了四十元殺時間,晚上東摸西摸的,耗盡一晚,作為自己公休的獻禮。今天睡到八點半才起床,和平常相比,算是相當奢侈,本想利用早晨,看點書的,不料是報復心理作祟吧!拿起書本翻不到幾頁,又再度夢周公去了,自此整天就這般看雜誌睡覺度過了大半天,尤其方躺在床上,一口氣從七點睡到十點,連看三小時舊報紙,狀似無奈地看看晚上買回來的麵包,自嘲「真無聊 竟然 唉…..」抓起了麵包就啃。

扳起手指一算,暑假已經度過兩個禮拜多了,在此地每天真是寂寞又孤單,連個說話的伴都找不著。百般無奈中,我總會想起不少前塵往事,像個漏斗般傾洩而出。有時我真不明白自己到底在思索些什麼,為什麼總是那麼多煩惱與憂愁要由自己來承擔,為什麼越來越像個宿命論者卑微蜷伏的嘆息著。

似乎我一直巧妙的掩飾著自己,沒有一丁點兒的勇氣把瘡疤揭下來,不敢也不願誠實的面對自己。不承認我曾是個失敗者,不承認導致所有的困厄,潛伏於性格中的卑劣,卻試圖藉著不段的自圓其說,不斷的偽裝,自殘來逃避我所必須面對的。

是我給了自己太多的理由,卻讓理由埋葬了我自己的!
------------------------------------------------------------------------------------------------------------------------

1986/07/20
待在台中近一個月,對我而言,這是一項試煉吧!上大學後,難得有此機會,藉著這種自認為遺世獨立的過程來培養,激發自己的耐力與毅力!雖然上工以外,大部分的時間皆是自己一個人踽踽獨行,面對一室的孤寂,時而如清泉淙淙,時而如飛簷驚瀑,宣洩而出的回憶。

就在檢視憶往的冥思裡,我逐漸擺脫過去曾經令自己幾度窒息的陰影,重新為自己的前程,再度描繪出光明的遠景。我終於將出人頭地的。

故鄉

晃似一條河
故鄉
總在 無邊膨脹的黑夜
蜿蜒 一脈傷痛的瘖啞
幽靈般
悠長的
嗚咽
彷彿摻滿 哀愁的
由遠離的記憶
緩緩  吐出
一疊疊 呼喚




沒有留言: